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http://fpb.yichang.gov.cn/

  首页 | 
专项扶贫
【讲个故事给党听8】让幸福的花儿更鲜艳
来源:三峡日报 [时间:2012-12-19 09:31] [点击数:

  

王祖恩老人在许佑明烈士墓前讲述烈士的故事。甘卫泽 摄

 

    2007年清明节后的一天,兴山县信访办的陈德平主任来到我所在的县方志办公室。他说,他想查个资料,关于许佑明的,听人说,县志上有记载。方志办王文甲主任当即说:当然有记载,在1997年版《兴山县志》第三十一篇《人物传》里。因为他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山的第一任县长。

  陈主任在翻看了1997年版《兴山县志》后,神情很懊恼,说:“我先没想起来县志,哎,你们不知道,现在上访的都是为经济,可是昨天许佑明的女儿从河南省来上访,我却被这一家人感动了,觉悟高。”他给我们讲了发生在信访办的事:

  许佑明的女儿来上访,提了两个要求:第一,听说兴山县老县城要填高,烈士墓要搬,如果搬的话,搬到什么地方,一定告知他们一声。第二,父亲的墓已经要垮了,想请县里把她父亲的墓简单修缮一下。

  信访办工作人员说:“我今天看了县志,他们真的可以提出更高的要求,起码来回的路费我们应该报的。30多年前,他们从河南到兴山寻父,县委为他们安排了工作,因为没有读多少书,就安排在林场工作。后来,因为许县长母亲病重,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们调回了河南老家。听说他们一直想来,离开兴山十多年了,但因为经济原因,这次补了工资才过来的。”

  陈主任很认真地翻看着县志,当他看到许县长的一张照片时,他有点激动,他说:“他们一定没看到过这张照片,因为她没有见过她父亲,他们一定也没看到过这本书,我打电话让他们来看看。

  我帮陈主任复印了县志的人物传中关于许佑明的资料。我也再一次仔细地看了那个传,许县长的形象鲜活了:秉性倔强的他从一个小山村中走出来,1938年参加共产党,坚持地下斗争,动员近200名青年参加新四军,坚持抗日,多次领导武装斗争。中原突围中,率部队突破封锁,俘敌一个排;武汉、宜昌的解放战场上,有他忙碌的身影;进军大西南,许司令组织支前民工6万人次,担架700副,征购军粮84万斤,柴草100多万斤;南阳河里、白羊寨上清剿残匪,活捉匪首;1949年8月6日,兴山解放,他担任兴山县第一任县长,理政胆识卓然,几日之后,县城商业开市、学校开学、民心安定。同时开办干部学校,培养干部。1950年,他调任宜昌军分区后勤部,3月率军分区两连指战员到兴山支援春耕大生产。6月接宜昌军分区调他回部队的通知,他同6名战士乘木船至香溪,时值洪水暴涨,船驶至白马滩,触礁沉没,以身殉职,终年32岁。

  在我看材料的过程中,陈主任还在那发感叹:“从河南桐柏到湖北兴山来一次要两千多块钱呢,这次补了工资才有钱出来。如果我以前了解这些情况的话,我应该给他们提供多一些的帮助。可是他们真的都没有别的要求。唉,陈县长开会回来我就去汇报。”陈主任抚摸着县志,我想他内心应该是翻江倒海的。

  陈主任走了,我用别样的感情审视着我们的县志,就为了让那些在我们这块土地上献出了生命的人能安息,为了他们的后人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享受一些亲情,也为了我们的后代在幸福快乐的时候有一颗感恩的心。方志工作人员是不是应该做更多的事:不定期的给小学生上一堂地情教育课;在不同层面开展“读志用志”活动;以一种神圣的心来记载发生在我们这块土地上的一切;用一颗真诚的心来解读我们已经编纂完成的县志,为这片土地服务……我们还应该做更多的事,让烈士用鲜血浇灌的幸福花,在我们及后来者手里开得更鲜艳。恰逢《三峡日报》在建党90周年之际举办“讲个故事给党听”征文,我决定把老县长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所以马上给《三峡日报》传去了稿件。

  稿件传去的第二天下午,做完手头的事,习惯地打开邮箱,看见了韩编的回复:“谢谢参与!能否把老县长的照片传一张过来?或者说把老县长的墓拍一张照片传给我?三峡日报韩永强。”我很激动地给韩编留了言:“好的,我明天到老县城去拍,拍好后给您。照片我扫描后一并传给您。”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方志办王文甲主任,他让我立刻就去。他正好也要去老县城拍新桥。我们急忙分头回家拿了相机,坐上公交车直奔老县城。穿过白衣庵遗址,走过老一中前面的操场,我来到了烈士陵园。因为移民这里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了。但我在路边很容易地找到了老县长的墓。虽然墓上有一些枯黄的杂草,但看得出,墓重新修葺了,像新砌的一样。我选好角度,准备拍摄。

  “把上面的草除一下,照了会亮爽些。”我回过头看见一个提着菜筐的阿姨走过来。

  “我们这里的风俗不是清明和春节前才能动坟上的东西吗?”

  “那不要紧的,能动。你拍了做什么的?”

  “这是我们兴山县第一任县长的墓,我拍了照片好上报纸宣传他。”

   阿姨放下菜筐,在旁边找了一根树枝,开始清理墓周边的草。清理好后,她告诉我,她就住在旁边的那栋楼,每逢清明什么的,给逝去的亲人上坟扫墓的时候,经过这里,她都会让她的老头子给许县长烧两张纸。“有很多别人也这样做。”

  老人要去后山的菜园子里摘菜去,她走了很远,我喊住了她,问她姓什么。她说其实没有什么,她还是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李述秀,就是那个走之旁加一个算术的术的那个述。李阿姨走了,我又开始找角度拍,有路人经过,也会问上一两句,有的知道这是兴山县第一任县长的墓,有的不知道,在听了我的叙述后,他们会主动看一下墓碑的内容。然后露出崇敬的表情离去。

  天色渐晚,我准备拍下最后一张,然后离去。

  “你是拍得许佑明县长的墓吧?”好大一嗓子,一位夹着玻璃、戴着耳罩的老人冲着我喊。

  我看着老人挺可爱的,我问:“你对许县长很熟啊。”

  “当然啊,我不晓得有他好多故事。”老人滔滔不绝地开始讲,从许县长是什么地方的人到做过一些什么事,他的描述和县志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我还和他睡过。”老人又爆冷门。

  看着我惊诧的样子,老人说:“我二哥和他睡过。”老人的二哥叫王祖上,当年兴山没有解放时,许县长到兴山开展地下工作,收破烂、卖杂货。通过接触,许县长准备让这个写得一手好字的小伙子当他的文书,他们倾夜长谈。王祖上5天没有回家。回家后,我爹问他去哪儿了?他说和谁谁在一起,还准备当他的文书。父亲大怒:你吓天的胆子,如果这个天翻不过来的话,你就到西门楼外面去睡(即枪毙,当时国民党的血腥统治下,兴山这片土地上的许多仁人志士,都在西门楼外被枪杀,在老百姓心头留下了浓重的阴影)。没有多久,许县长到宜昌去的途中,出事了,不然的话,二哥还是会去给他当文书的。

  “许县长好啊,我还记得他的样子,提起脑壳玩命,有胆有识。”老人讲完后,说:“今天天不早了,如果你还需要许县长的故事的话,你可以去找我,就在电信宿舍里面。你还可以去找我二哥,他就住在制氧厂那个坡上。他们今年都80岁了。我也80岁了,和我二哥一般大。我叫王祖恩,祖国的祖,恩情的恩。”

  看着陷入深情回忆中的老人,想着刚才那位李述秀阿姨,我想到了无巧不成书,想到了偶然和必然。我一时还不能理清,但我知道,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们没有忘记他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从何处来,我相信,他们一定也会把许县长的故事讲给他们的邻人及后代听。

  下山了,回望烈士陵园和那些新盖的漂亮楼房,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先烈们,安息吧!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

  (甘卫泽,单位系兴山县方志办)

更多..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的指导意见[详细]
新闻图片
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经济日报】央视扶...
高考结束,2019年重...
市政协"委员e家":发...

主办单位: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沿江大道102号

电话:0717-6256911

邮箱:ycfpbgs@sohu.com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