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讲个故事给党听14】江连长头断身碎留英名

日期:2012-12-19 09:40

更名后的江正印烈士墓碑。(税惠玲  摄)

 

    小时候听爷爷讲,东边的大岭上打过一次恶仗,牺牲了一个穿绿军装的连长,头被砍下,身子被碎,死得十分壮烈。

  从上小学到初中,每逢清明节,学校组织师生给烈士扫墓,我们徒步5公里山路,来到大岭上,祭奠革命烈士江连长。虽祭奠多次,也经常从烈士墓前经过,但我并不清楚烈士的身世和牺牲的具体情况,只是从长辈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中略知一些片断。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一天,经过烈士墓前时,我突然发现墓碑上烈士的名字更新了一字,原来“姜正印烈士之墓”中的“姜”字被换成了“江”字。顿时,我热血沸腾,激动异常。一个烈士长眠于此30多年,居然没有留下一个准确的姓名,怎不令人感慨!于是,我一直有个愿望,要弄清江连长的身世及牺牲的详细情况。今年春节回老家时,遇上了秭归县沙镇溪镇党委书记、镇长王华,他向我讲描述了当年发生在大岭上那惨烈的战斗,及烈士“更名”的过程。

  62年前的1949年8月7日,解放军湖北省军区独立一师第二团解放了秭归县城,二团三营进驻县城,安民布新。9月下旬,三营奉命沿长江西进至老坟茔渡江,追击国民党盘踞在秭归江南两河口地带的残敌。三营七连连长江正印率全连战士先行渡江,占领了沙镇溪镇三星店要塞。

  三星店地势险要,两条溪流夹绕,西面是悬崖峭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这里是打阻击的绝好地方。

  翌日,天刚拂晓,江连长就作好了战斗准备。中午时分,国民党第二军两个团的兵力从西边的巴东反扑过来,与盘踞在两河口一带的敌保安团取得联系,兵分三路向三星店阵地包抄过来,妄图置解放军于死地。在蝌蚂池侦察的战士发现敌人,机智果断鸣枪3声,渡江战士立即进入掩体内,猛烈阻击来犯之敌。此时,聚集在解放军阵地上方倒座铺的敌军也倾巢而出,渡江阵地遭到敌人八二炮的轰击,加上重机枪扫射,解放军战士一度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敌人一阵炮弹和机枪扫射后,气势汹汹地向我军阵地扑来。当敌人近到30米左右时,解放军战士突然猛烈开火,敌人顿时倒下一大片,营长被活捉,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失败。

  经过组织,敌人开始了第二轮进攻。枪炮齐发,敌团长亲自督战,向我军阵地蠕动。渡江战士利用地势迂回战斗,敌军摸不透虚实。敌团长手足无措,逼着士兵猛冲硬打,战斗十分激烈,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在敌人的猛攻下,我军伤亡惨重,江连长也不幸手臂负伤。

  阻击战打响之后,我军三营其他部队已渡江准备增援。此时,团部得知敌人数倍于我军。为减少伤亡,保存实力,团部命令七连阻击敌人,掩护三营撤退。七连虽然伤亡较大,但是江连长临危不惧,率领战士英勇阻敌。激战中机枪手中弹牺牲,敌人蜂拥而上。剩下的战士凭借有利地形,与敌人展开近战,敌人第二次进攻又告失败。

  敌人第三次进攻实行包抄战术。正面佯攻,侧面炮轰,加强火力,掩护部分敌军强渡小河,爬上鹰子岩,用机枪向解放军阵地扫射。得知三营主力已撤退到安全地带,江连长命令余下的10多名战士从后岩撤至陕西营,追赶大部队,他自己留下断后。江连长巧妙地利用地形左右开弓,端着机枪打得敌人晕头转向,致使夹击他的敌军相互扫射。上当后的敌人气急败坏,合力冲向江连长,致使他腹部中弹,当即昏厥。几分钟后,江连长被炮声震醒,又爬起来向敌人射击。战友已远去,他边打边撤,撤到第三个墩时,大腿又中弹,再也站不起来了。

  敌人第二路军冲到眼前,见只有江连长一人,想活捉江连长。江连长用手枪向身边的敌人射击,子弹打完,他奋力将枪体砸向敌人。身负重伤的江连长最后落入敌手,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拒绝投降。惨绝人寰的敌人割下他的头颅,悬挂示众,并将其遗体支解。

  残敌撤走后,当地群众将江连长的尸首收集起来,埋葬在硝烟弥漫的大岭上。解放后,当地政府追认江连长为革命烈士,并建墓立碑,供周围群众凭吊瞻仰。

  多少年来,大家只知道他是解放军的一个连长。

  1981年的一天,一位50多岁的男子一路找寻,来到江连长的墓前祭奠,自称是江连长的通讯员。他向当地政府讲述了当年战斗的情况,并指出,墓碑上的名字有误,江连长的真名叫“江正印”。他也只知道江连长是河南人,具体在河南什么地方,也不清楚。

  1984年7月,沙镇溪镇政府将江连长墓碑上的“姜”字更正为“江”字。1992年4月8日,因墓碑年久损坏,沙镇溪镇政府重新为烈士立碑。1997年7月,因三峡工程建设,烈士之墓被迁移到新集镇上的山梁上。

  江连长究竟是河南哪里人呢?这恐怕永远是个谜了!(梅云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