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讲个故事给党听19】拿鸟笼大小作比方讲市场

日期:2012-12-19 09:47
    在我一个多花甲的生涯中,履历表上的职业大都是公务员并以公务员退休,实际上我做了一辈子的理论教员。我最珍视的是“老师”的称呼,最怀念的是在讲台上的日子??给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干部讲理论课,作形势报告,给这些见多识广、有故事的人讲故事。

  拿鸟笼大小作比方讲市场

  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创“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这一概念,围绕这一基本认识提出了一系列顺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正确决策。

  对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曾经有一种偏向“计划”而偏离“商品经济”的解释,有智者曾经为此设计了一个“比方”,学界把它调侃为“鸟笼经济”:商品经济像只鸟儿,你把它抓到手里不放,鸟儿没有活力,甚至被憋死;你一旦撒手,鸟儿倒是活了,可是它会一翅飞走,不属于你、不属于社会主义了。问题是既要让鸟儿有一定的活力,又不至于让它飞走,怎么办?就用“计划经济”给它做个笼子,让“商品经济”这只鸟儿,在“计划经济”的笼子里跳上跳下却飞不出去。据说,这就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出现在改革探索过程中的这个“比方”的基本精神,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理念还是相符的,相对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是一大进步。但是,“鸟笼”比方透露的含义更偏向于“计划”,不利于冲破旧体制的束缚,不利于搞活经济,我不太赞成,但不反对,也不能反对。

  至今记得,在一次辅导市管干部学习十二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讲课时,我讲述了自己对“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理解:“商品经济”是中心词,是落脚点;“有计划的”是修饰词,很重要,但不是中心词。针对有学员问到的上述关于“鸟笼经济”的说辞,我做了这么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是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需要一个‘计划经济’的‘鸟笼’,但是中央并没有规定鸟笼的大小,鸟笼应该有小也有大。我理解,象征计划经济的这个鸟笼,不是我们宜昌儿童公园溜鸟老人拎的那个鸟笼,比那大,大得多,甚至比武汉鸟林的大网笼还大得多,祖国的天地就是一个大鸟笼。我们要大胆探索,让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这只大鹏在祖国的广阔天空,展翅翱翔。”

  就张冠李戴换帽子话产权

  在讲述“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时,针对不少党员干部对产权清晰的紧迫性认识不足,对国有企业的改制顾虑重重,说到底,还是梗在姓“社”姓“资”的问题上。

  为了说明产权不明导致权责不分的危害,在市委组织部、宣传部联合举办的一个县级干部轮训班上,我改造了一个“张冠李戴”的幽默故事,把帽子权属比作产权,产权归我我爱护,产权不明心不疼。试图以此让学员对“产权”的重要性打上烙印??毗邻而居的张、李二位刚好同行到某商店买帽子,几经挑选,都买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帽子,爱不释手。不巧,天公不作美,突然倾盆大雨,两人都必须马上回去,并且都不舍得打湿自己的帽子。

  眼看老天没有住雨的意思,张氏便提议:你不愿意打湿自己的帽子,是吧?李氏:是的,多好的帽子,谁舍得打湿自己的帽子?张氏摸准了李氏的真实想法:他不愿打湿自己帽子,至于别人的帽子,管他呢!张趁机提议:这样吧:你戴我的帽子,我戴你的帽子,回去后咱们再换过来。不谋而合。立即张冠李戴,李冠张戴,两人冒着大雨回家了。门前互换帽子,各自庆幸自己没有打湿自己的帽子。

  这个故事虽然幽默,却也苦涩。接下来我在这顶帽子上做文章:如果不改革现有的产权体制,最终受侵害的是帽子更是本人。主人从何做主?

  借爱因斯坦拒美女说双轨

  在改革开放的探索中,一度时期国家实行商品价格的“双轨制”,计划内商品价格很低,是谓“平价”;计划外商品随行就市,是谓“议价”。作为价格改革的尝试是必要的,但是很快,其体制设计上的漏洞便不断显现,“双轨制”成就了一批“倒爷”,让他们捞到第一桶金。

  按照总设计师的要求实施并轨、进行价格“闯关”时,有些干部担心国有企业的生存,对“并轨”颇有顾虑。当然,也有人在价格双轨制中讨了些好,担心失去手中的权柄。后一种情况还在概念上做文章:主张既发挥计划经济保证公平的优势,又发挥市场经济增强活力的优势,让两个优势合在一起。这样的观点我当然不能赞成。在培训乡镇党委宣传委员的轮训班上,我借用了爱因斯坦拒绝一位求婚美女的幽默故事,说明所谓“优势”结合的风险??一天,爱因斯坦接待了一位来访的女士,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女士开门见山:先生,我嫁给你。爱因斯坦:为什么?女士:我们如果有缘是优势结合,生下的孩子将像你一样聪明,像我一样漂亮。爱因斯坦听后连连摆头:使不得,使不得。您只想到了优势结合,还有劣势结合,生下的孩子如果像你一样愚蠢,像我一样丑陋,岂不是怪物?回去吧,姑娘。

  这个故事说明的道理及其故事本身,一时间被人肯定也让朋友们调侃,节外生枝、移花接木,给聚会平添一些颜色,增加一些笑声。

  (李发刚 系市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