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http://fpb.yichang.gov.cn/

  首页 | 
专项扶贫
【讲个故事给党听23】枝江送瘟神,告别“大肚子病”
来源:三峡日报 [时间:2012-12-19 09:52] [点击数:
    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是由于感染了血吸虫引起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可造成急性或慢性肠炎、肝硬化,并导致腹泻、消瘦、贫血与营养障碍等疾患,钉螺是传染该病的载体。晚期患者腹大如鼓,像是在人的肚子上扣了一个筲箕(农村盛东西的竹编),群众称之为“筲箕鼓病”。

  宜昌地势自西向东逐级下降,最低点(海拔35米)就在枝江市七星台镇的杨林湖。据统计,1919年至1949年,枝江死于血吸虫病者达5400余人,死绝1400多户,毁灭村庄34个,荒芜农田45600亩。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极为关注血吸虫病,无偿治病,兴修水利,改造自然环境,消灭钉螺取得了很大成绩。枝江从1956年开展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以来,相继查出钉螺面积9027.19万?(不重复计数),同时查出血吸虫病牛42372头,先后于1978年和2000年分别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传播阻断”防治阶段性目标,2001年起进入监测巩固期。

  今年70岁的宋昌淑老人是一名血吸虫病患者,曾任东林大队副大队长,带领群众与血吸虫病抗争多年,也是这一历史的见证者之一。3月3日,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这位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饱含深情地给记者讲述了他一家与血吸虫病的纠缠和杨林湖地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送“瘟神”的历程。

  提起血吸虫,想起来就怕,这个肉眼看不见的虫子跟恶梦一样缠了我们几十年。你们看看我,脸色又黑又黄,只几根瘦骨头吧?这就是当年得血吸虫病后,耽搁了治疗,肝硬化引起的。

  我们村在杨林湖边,杨林湖人称“血吸虫窝子”。血吸虫病大流行的危害,有多惨?无法形容!旧社会这里水害连年,疫病流行,土匪出没。就疫病来说,“大肚子病”较为普遍,杨林湖、杨湖岗、黄林桥、花桥、余桥这些地区,整户、整村死光,死得无人收尸。我记得,杨林湖中的金家套,民国14年住有48户金姓人家,家族约有180人。20年后,大都死于“烧箕鼓病”,只有金贵生、金贵和等6户28人,逃往江陵县的万城而幸免。

  那时,杨林湖中的“阴阳街”,跟观音桥的“死人子?”、苦草坝的“无子冲”、玛瑙河畔的“寡妇村”,都是血吸虫病的重疫区。周围的农民都说“有女不嫁杨林湖,十家有九筲箕鼓,人死无人埋,狼狗子拖白骨”。杨林湖中的“阴阳街”就是现在的2组和3组北湖的那一带,有个外地的卖油郎,挑着担子来杨林湖卖油,到处阴森森的,只见大片大片的坟茔,看不到一个人,家家户户堂屋里都供个灵台,卖油郎给每家灵台的油灯添满油后,逃离了这条“阴阳街”。

  1956年,枝江县组织了工作组,带着我们从没见过的显微镜,到杨林湖给群众粪化验。还开展领导、群众、血防专业人员三结合的调查摸底,为防治血吸虫病作准备,我们大队也有两个社员参加了现场培训,成为不脱产的血防查螺员。当年,五合(今顾家店镇)、仙女、新场3个血防组,就地设医院收治病人。采取农闲治劳力,农忙治老幼,假期治师生,粮棉产区穿插治的方法,治疗方法是打锑针为主,还辅以中药抢救腹水型晚期病人。一查,我们大队社员没一个跑得脱的,个个都查出了血吸虫,都打了锑针。我妈,我大哥,儿子、姑娘前后都打(治疗)过血吸虫。

  1958年6月,毛泽东主席得知江西省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后,写下那首著名的《送瘟神》。从那时起,“瘟神”便成了血吸虫的代名词。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首诗里面的几句:“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自从毛主席题写诗词开始,全国掀起了大规模防治血吸虫病高潮。各级政府组织卫生部门千方百计寻找和研究防治血吸虫的方法。从1958年的“高工效”治疗运动推广3日疗法,到1963年使用呋喃丙氨治疗急感病人,再到大搞中草药的群众运动,尝试“牛奶浆草”、“枫杨叶”治疗,后来又采用化学药物复治。1975年-1978年,全县推广硝酸氰胺治疗病人,1980年起,一般慢性病人,由血防组就地收治,病情复杂的由县血防站负责治疗。1981年开始,使用新药吡喹酮治疗血吸虫病人,吡喹酮是新型广谱抗寄生虫药,安全、有效、方便,副作用相对较小,受到患者欢迎。

  血吸虫生存繁殖离不开钉螺,钉螺主要生长在潮湿草滩上和沟渠旁。解放后,党和政府组织杨林湖周围的群众开展了查螺灭螺活动。刚开始,铲草皮堆肥,用开水烫,用火烧,撒生石灰,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但还是奈何不了作恶的血吸虫,效果不好。后来,按照综合防治要求,在疫区实行粪、水管理,做到“牛有栏、猪有圈,家家有厕所,队队有发酵池,田边路旁有厕所,粪便有专人管”。我们大队户户都建了有棚有底有盖、不漏不冒(溢)的厕所,配了专门的管粪员。查治耕牛也与人群同步进行,每年的3-5月检查,9-10月治疗,使用的药物也跟人群一样。

  在个人防护上,每年感染季节,疫区人民政府都组织卫生人员,向我们宣传防护知识。比如,在疫水区树标记,杨林湖中螺阳性率高的石家港,就被划为禁区,不准社员下湖打草捕鱼。社员下疫水劳动时,一律打绑腿、穿桐油裤、擦松香精,呵呵,这种“武装”劳动,可能你们没见过!杨林湖渠多沟多,政府还组织当地群众,在有螺沟渠架桥设渡,减少了接触疫水的机会。

  1968年,党和政府结合生产与兴修水利来灭螺,局部配合应用杀螺药。湖沼地区主要是控制水位,消灭钉螺的孳生环境。一场大规模的填湖工程开始了,周围的群众积极参加开新填旧建设,那场面,真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啊。经过6年的奋斗,杨林湖就大变样了:田成方,沟成渠,种粮食种棉花,疫区群众开始精神抖擞地投入社会主义大生产。

  1978年,枝江按照中央精神,上报基本消灭血吸虫病。全县98%以上的历史有螺面积内,已经找不到活体螺,残余钉螺已经变成点状分布;90%以上的病人和病牛已经治好和处理,对能接受治疗的晚期和夹杂症患者的血吸虫病大部分治愈,通过了省血防办的全面考核。后来,疫情虽然有几次反复和回升,但党和政府坚持防治不松劲,防控能力不断提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医学的发达,血吸虫病不再是人们谈之色变的“瘟神”。比如我们村,1500多人,历史病人虽然有700多人,但近20年,人畜感染率大幅度下降,没有一个人因血吸虫病引起肝硬化腹水的。血吸虫病的治疗更有保障,我们村农民都参加了新农合,国家对农民免费提供抗血吸虫基本预防药物,对经济困难农民的血吸虫病治疗费用给予减免。

  政府还推广“以机代牛”综合防治,给买农机的农民发补贴。我们村5年前有耕牛近300头,去年就只有6头牛了,取代耕牛的是50多台“铁牛”,既掐断了血吸虫的传播,又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农机手还能通过外出作业增收,一举多得。

  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有能力战胜一切病魔。这是我感受最深的一点。你们进村的时候看到了吧,通村公路到门口,吃的是自来水和井水。这几天,家家都在整修房子,装太阳能热水器,建沼气池,建卫生厕所,农民健康意识强了,农村环境好了,小虫子哪有藏身之地哦!“血吸虫窝子”变成了高产田,“阴阳街”变成了新农村。杨林湖,至今55年,没出现过“筲箕鼓”病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没有共产党,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我一家的幸福生活,就没有杨林湖今天的富裕美好。(金贵满)
更多..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的指导意见[详细]
新闻图片
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经济日报】央视扶...
高考结束,2019年重...
市政协"委员e家":发...

主办单位: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沿江大道102号

电话:0717-6256911

邮箱:ycfpbgs@sohu.com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