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http://fpb.yichang.gov.cn/

  首页 | 
专项扶贫
【讲个故事给党听37】陈海涛“革命到底”播火种
来源:三峡日报 [时间:2012-12-19 10:10] [点击数:
    “星星之火”点亮远安

  陈海涛1901年5月5日出生于远安县花林寺镇卫家岗村。1925年7月,刚刚高中毕业的陈海涛被校部介绍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去广州之前,他邀约县立高等小学校老师梁子厚、在家度暑假的荆门龙泉中学教师张汉千一起到了广州。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陈海涛、梁子厚、张汉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他们被党组织任命为湖北省农民运动和农协特派员,回到远安一面教书,一面指导农民运动。回到远安不久,陈海涛在县立高等小学校教书,梁子厚接任校长,张汉千接任远安县劝学所(相当教育局)所长。全县教育领导权从此掌握在新派手里。

  陈海涛、梁子厚、张汉千从广州回远安后,又发展了叶发秀为党员,并在县城建立了中共远安县支部,陈海涛任支部书记。1925年冬,陈海涛、叶发秀又到三孔畈发展苏普成为党员,在雷打岩建立党小组,苏普成任小组长。这是全县农村最早的一个党小组,也是陈海涛从广州回县建立支部后在远安创建的第一个党小组。1926年,北伐军未到远安之前,陈海涛就以省特派员的公开身份召开有各界人士参加的代表会,在东门书院正式成立了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的国民党远安县党部,陈海涛被选为主席,叶发秀、张汉千被选为副主席。一个月之后,当阳聂豫、李超然的部队举行了当阳城关起义,活捉了军阀县长程国藩。陈海涛带领远安南乡群众参加了起义队伍。当阳城关起义后,陈海涛和李超然带领一营队伍进占远安县城,北洋军阀在远安的守城官兵缴械投降了,县长周煜也被吓跑了。乘这个胜利,陈海涛又重新组织党务,将中共远安县支部改为中共远安县部委员会。

  1927年秋,在陈海涛的领导下,远安县党的组织和党所领导的革命群众运动如火如荼。在县委领导下,各区都成立了区委,组织日臻健全。如南乡区委下面就有5个支部,10多个小组,60多名党员。这年9月,陈海涛积极参与著名的“瓦仓起义”的筹划与组织工作,并带领南乡农民自卫团战士携带武器参加了“瓦仓起义”。

  起义失败不幸被捕

  1927年10月,“瓦仓起义”失败后,远安县政府反动头目张继华和“清乡委员会”通缉捉拿陈海涛等30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并按通缉等级定额奖赏。陈海涛根据上级党的指示,通过关系秘密转移到河南开封冯玉祥的部队任政治部宣传干事,化名陈涛继续从事党的革命活动。

  1928午6月,陈海涛寄回家信一封,让父母不要牵挂。父亲陈春亭在宣昌分乡为人看病时,因翻阅随身的医书不小心把这封家信落在地上,被随同出诊的义子曹久安看到。同年10月,曹久安在雷打岩被捕,在敌人拷打之下供出了陈海涛的下落。

  张继华如获至宝,急忙派出县保卫团中队长黄正贵等4人,扮装成商贩,身藏曹久安偷取陈海涛父亲陈春亭私章伪造的陈家急信,前往开封,按地址找到了陈海涛。黄正贵哄骗陈海涛说其父病重,盼子心切,“清乡”风声已过,安全已无问题。陈海涛闻父病危,心焦如焚,得到上级批准后,陈海涛匆忙与黄正贵一道踏上了返乡的归程。行至当阳黄牯滩时,陈海涛发现黄正贵等人有些鬼鬼祟祟,情知事情不妙,正准备设法逃脱时,黄正贵原形毕露,喝令将陈海涛捆起来,并用铁丝穿过皮肉,将陈海涛的锁骨拴住。

  陈海涛宁死不走:“你要捉老子可以明着来,为何偷偷地干呢?”

  黄正贵急得团团转:“这是奉上峰之命,上命难违。”

  陈海涛见他那副熊样,便说:“老子今天要坐轿子,你们要我活着回去就要抬。”

  黄正贵无法,只好出钱雇了一顶轿子,把陈海涛从黄牯滩抬到了远安城。一到远安,敌人就给陈海涛戴上了15公斤重的铁镣,送进牢房。陈海涛在牢里坐了3个月,这副脚镣就一直戴了3个月。

  激战公堂怒斥敌顽

  1928年11月,陈海涛被捕入狱的第二天,反动县长张继华先给他来了个下马威,连问都不问,叫衙役将陈海涛的皮袍子脱掉,按在地下用楠竹片狠狠地打了50大板,打得陈海涛的屁股和双腿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陈海涛强忍着钻心疼痛,怒目昂视,质问张继华:“孙中山先生提出的是三民主义,你们搞的什么主义?为何这样残忍?”

  张继华狡赖道:“我今天搞的是打人主义,再就搞杀人主义。”

  接着,张继华问他:“杀周煜是谁指挥的?”

  陈海涛斩钉截铁地说:“是我指挥的,又怎么样?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打倒列强,打倒军阀吗?杀一条人人喊打的军阀走狗,难道错了吗?”

  张继华被问得瞠目结舌,急得暴跳如雷:“给我跪下!”

  陈海涛愤怒地说:“给你跪下?你是什么东西!”

  过了十几天,张继华继续审讯陈海涛,大堂之上气氛格外紧张。提审开始,陈海涛被押上大堂。“又是你。张继华,你没资格坐在上面审问我。”陈海涛轻蔑地说道。

  张继华大声吼道:“胡说,快交代你的共党罪恶。”

  陈海涛理直气壮地说:“我有什么罪恶?有罪的是你们,你们背叛革命,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你们还大肆搜捕、残害我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难道还有功?”

  陈海涛慷慨激昂、锋芒犀利的怒斥,使张继华无言对答,只好动用酷刑来折磨陈海涛。“坐老虎板凳”、“鼻子喝水”、“猴儿扳桩”、“跪红炼”等十几种刑具都用遍了,一连几次审讯都没使陈海涛屈服,他在敌人面前没有丝毫怯懦,反而利用答辩之机宣传革命,控诉国民党反动派镇压革命的滔天罪行,并将受刑时口中鲜血吐向张继华的脸上,弄得张继华丑态百出。

  几个月的狱中折磨,使陈海涛的身体非常消瘦,面色苍白,身子几乎支撑不起来了。

  革命到底临死不屈

  1929年1月17日,陈海涛的妻子、姑姑带着儿子陈友秉到狱中看望他。只见狭小的牢房里面光线阴暗,陈海涛脚上铁镣沉重,独自一人坐在地下的稻草上,牢房里只有一个小木凳,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陈海涛朝亲人们笑着,拉着儿子的手,叫妻子和儿子坐下,三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顿时,妻子和儿子情不自禁地哭着,半晌说不出话来。陈海涛坚强地安慰妻子:“敌人不敢对我怎么样的,为人只要光明正大,怕什么!你在家里好好照顾几个孩子,孩子们要上学,长大了要打土豪、杀贪官,人民才有好光景。贪官污吏骑在人民头上,太不讲理,只有跟他们斗,我们才有出头之日……”

  见面不到20分钟,看守叫他们赶快离开牢房。妻子含着眼泪对陈海涛说:“下次我和兰儿再来看你……”

  谁知这竟是他们的诀别。

  1929年2月10日。这天早晨,共产党员叶发秀、苏普成和农民自卫团战士王德教、韩西伯一一被叫出牢房,刽子手扒光他们上衣,五花大绑地押走了。接着又有刽子手来到陈海涛牢房前,陈海涛知道最后时刻来到了,他咬破食指,在白衬衣上写下“革命到底,志士仁人”八个鲜红大字,从容不迫地穿在身上,昂首走出牢房。刽子手们一拥而上,将陈海涛上衣脱光,五花大绑押走。陈海涛在赴刑场路上,一路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刽子手们慌忙捡了一些白菜蔸子和马屎塞进他嘴里,把他嘴里都塞满了。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陈海涛、叶发秀、苏普成和农民自卫团战士王德教、韩西伯,在远安西门河畔矶头上被国民党反动派用屠刀砍下了头颅。随后,刽子手们又将烈士遗体在县城示众3天,不准运走尸体。

  陈海涛牺牲时,年仅28岁。
更多..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的指导意见[详细]
新闻图片
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经济日报】央视扶...
高考结束,2019年重...
市政协"委员e家":发...

主办单位:宜昌市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沿江大道102号

电话:0717-6256911

邮箱:ycfpbgs@sohu.com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