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讲个故事给党听45】宜昌老兵眼中的刘伯承元帅

日期:2012-12-19 10:19

    本报记者章良 胡茜

  智取遵义城、巧过大凉山、强渡大渡河、飞夺沪定桥,这一系列战争奇迹的背后,令人不禁想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刘伯承,这位川军名将的传奇故事似乎多存在于历史书籍和影视作品中,常人难以触及。

  近日,一位85岁的宜昌老兵、宜昌军分区原政治部主任武钦廉在讲述自己曾经历的建党故事中,讲述了在南京军事学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与新中国的传奇名将刘伯承元帅共事时的二三事,给大家感受铁甲戎装背后一个更真实的刘帅。

  尊师办学:败将为师,常胜将军也要服从

  1950年夏天,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确定要以战争年代创办的学校为基础,改建、新建适应现代战争需要的各类正规院校,除各军兵种要新建专业学校外,全军首先创立一所教育、训练中高级干部的陆军大学。为此,已是59岁的刘伯承奉命辞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之职,选址南京,创办南京军事学院,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为我军的正规化和现代化奠定人才基础。

  1926年出生于安徽宿州,18岁便入党闹革命,先后参加了苏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抗日及解放战争中的著名战役,并在军队从事政治工作的武钦廉,在经历了数载的硝烟炮火后,于1951年调往当时刚成立的南京军事学院担任机关组织干事。

  武钦廉回忆,南京军事学院刚刚成立,担任院长的刘伯承可谓付出了莫大心血。他常常亲自审定教材,参加演习,使军事学院的建制和课程设置逐步趋于完善。为完善教学队伍,除了从总部及各部队选调外,还从苏联请来了三四十位经历了二战且文化程度高的军事专家做顾问。面对教员不足,刘帅大胆吸收有成就的旧职军官来任教,甚至不拘一格任用了数百名国民党旧军官担任军事教员。

  虽与刘帅平时打交道不是特别多,但在武钦廉印象中,刘伯承十分尊师重道,这在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令全校上下都颇为轰动的事。

  南京军事学院是当时全军唯一的一所综合性高等军事学府,中央军委下令,所有的部队主官一律要经过南京军事学院的培养。那时学院学员一律都是来自各个军区部队的高级干部,而矛盾就此产生了。教员中有大批的旧军官,学员却是打胜仗的将军,教员是学员的手下败将。当时很多人不服气,对“打败仗教打胜仗的”想不通,有的学员甚至在课堂上当面顶撞老师,不听课还一脸神气。

  刘伯承院长在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他当即便狠狠批评那些不服老师讲课的学生,管他们是什么高级军官。随后,他还召集了全院师生劝导说,革命不分早晚,站到革命队伍中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我们共产党员要有长江、黄河那样宽广的胸怀和度量,不可摆“胜利之师”的架子,总以为天下是老子打下来的,而容不得别人。这些老师教给我们的都是现代化军事科学,是现代军人不可缺少的学问,我们要尊重知识分子,认认真真地跟他们学军事科学技术。不少学员都在刘帅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下,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当时教学风气清正了很多。

  作风严厉:防微杜渐,《新椅子告状》起风波

  在武钦廉的印象中,无论是走路,还是开会时坐着,刘伯承似乎从来都是一副笔挺的样子,特别是有一次宣布授予军衔命令的时候,那副比任何人都要笔挺刚正的军姿令他印象深刻。而刘帅对全体教员干部的管理教育,也像这军姿一样一丝不苟,十分严格。“学文化是学军事科学的入门钥匙!”由于当时多数干部学员文化水平偏低,刘帅对学员的文化学习要求十分严格,同时他还强调学习军事科学理论必须与实践相结合,才能达到学以致用。刘帅常说野外是个大课堂,多次强调要重视实兵演习,仅1953年就先后进行了5次实兵演习。

  刘帅还对学生的生活作风有严厉要求。以一件小事为例,当时学院创办的刊物《军学报》上有人撰写了一篇题为《新椅子告状》的文章,反映当时学院礼堂刚刚改造一新,装上了整齐划一的新座椅,然而却在开大会等活动的时候,不少学员为图方便,不依次就坐,反而踩着一排一排的新椅子跳到自己的座位上。为此,有人就以新椅子告状的调侃口吻写了这么一篇小品文。

  这篇文章引起了刘帅的注意,他当即便作批示对此事要对全院师生进行整顿教育。他说,教之于政治,生之于纪律,成大事者不可不拘小节,军人更应该自律,更别提爱惜公物,遵守纪律了。“刘帅常常是对事不对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每当有学员犯错误时,刘帅除了严厉批评外,都要和他讲讲道理,直到他真正认识到错误。”武钦廉还记得,有次一个高级军职干部学员学习成绩很好,被留下来当老师,但他嫌教书没打仗带劲不干,刘帅又当面找到他,先是一顿严厉批评,然后又苦口婆心地劝导,那位干部为刘帅的尊师务实所动,愿意留了下来。

  平易近人:开国元帅,倾听年轻同志意见

  学员犯错误时,刘帅很严厉,但大多数时候,刘帅却又十分和蔼,更难得的是他很注意年轻同志的想法。

  当时的军事学院上万人,武钦廉当时是学院第二政治处的组织干事,是众多年轻小同志里的一个,和刘帅接触机会不多。他却觉得自己无时无刻都感受到了元帅的关怀,因为每一次接触他都颇受教育和震动。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要数一次召开院党务办公室支部大会,武钦廉作为第二政治处的代表参加,与会的众多党员干部年纪都比他大不少,作为支部党员之一,刘伯承也在。大家慷慨陈词展开讨论,作为年轻人,在那样的场合武钦廉有些紧张。没想到这一点却被刘帅捕捉到了,他在一位干部讲完后,和蔼地望着武钦廉说:“请机关来的同志也来讲一讲看法,有什么说什么。”当时武钦廉感到了刘帅的温暖,虽有些紧张,但在刘帅的鼓励下,把自己对支部建设的看法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这让当时才20多岁的武钦廉自信心大受鼓舞,工作也更用心。

  也许太多人记住的是刘伯承在战场上叱吒风云的雄姿,但在武钦廉的印象里,刘帅更多的却是一个平易近人的长辈、严厉无私的老师、爱讲道理的老头子。1958年,由于遭受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刘伯承被召回北京,在怀仁堂千人大会上作检讨。直到10余年后,他蒙受的不白之冤才得以平反。而他在南京军事学院的7年,却给了像武钦廉这样无数个学员、干部十分珍贵的人生财富。随后的人生中,武钦廉都时刻牢记着刘帅的教导,认真对事、平等待人、严以律己……